822屈臣氏面试经历

如约22日4点前到达屈臣氏总部,丽丰中心16楼,面试实际是在18楼,名副其实的大公司。

与HR取得电话联系,就直接进入面试环节。

首先:填写资料,翻译一段屈臣氏的英文企业简介。

第一轮是HR面试,因为面试前已经在电话里面做过简单沟通,所以在面试过程中,基本都是对前面电话内容的进一步展开,问职业规划。

第二轮是技术主管,为人谦和,循循善诱的老大哥吧,围绕沟通,同事与同事间的相处,下级与上级的沟通。讲解一些岗位上的工作职责与范围并强调要踏实做事,问我遇到困难后的处理方法等。

第三轮是部门经理,有领导的气场,我回答得不好的地方他会及时的指出,或者让我重来一次。回答得比较不好的地方就是,在技术岗位的心得,我居然没说”活到老学到老”,保持一份学习的心态,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实际我一直都是这么要求自己的啊,怎么就不知道表达出来了呢。

噢,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6点。HR通知我回去等通知,告知如果初试结果OK的话还有一轮IT总监的面试。从回来的路上一直上今早上,心久久不能平静,期待与忐忑。

书包的不可承受之重

记得有人观察火车站进出的乘客,发现民工手上都会提着行李箱。对,就是提着,扛着。他好奇地问了其中几位拧着行李箱的乘客,有轮子可以拖着走,为什么要拧着或扛着,他们都一致答道:担心行李箱子的轮子磨损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火车站还会有多少乘客仍然拧着沉重的行李箱,龃龉前行。但我小时候的书包就特别不结实。在我记事的90年代,是一个物质飞速发展的年代,虽然不是沉浸在物资丰富的极大享乐,但是偶尔能得到一些小惊喜,比如我的第一个书包。彩色双肩包,不再是斜挎的黄书包。可是没多久,书包就被我的仅有的两本课本和练习册压垮了,先是肩带脱线,再是连书包底都穿脱了。后来我陆续使用过一些书包大概都是在脱线和穿底中“报销”了。

书本知识的加深,也加重了书包的所需承受的分量,课本、日记本、练习册、单元测试卷。为了延长书包的使用寿命,我把书包双手抱着或抓着,这样减轻双肩带的承受力。

不知道是不是书包质量太次,还是我已经习惯了去迁就书包的寿命。我会过分强调双肩带的加强加固,严重到对眼前所有出现的双肩包都统统留意双肩带的张紧程度。

我也有一个行李箱,上大学第一年我父亲送我的,大概也是抽奖礼品之类的, 并不大,也装不了太多的东西。提着不重,我拧着,很少如空姐登机箱那样拖着,因为怕把轮子磨损了。妹妹常年出差,每次出远门,顶大的行李箱至少2个。有一次我为她送行,拧着大行李箱就走,她问我为什么不把行李杆拉起来拖着走,我没有回答她,大概现在她见我拧着箱子还是会诧异的追问。这些年她留在家里的行李箱里,能完整如新的“服役”还有几个?

 

 

一个人等公交

一个在城市里开车久的人会不会想再坐公车呢?我会。

因为我广州这个大城市里,车辆保有量可想而知,上下班高峰堵车司空见惯了。在车里听着hitFM88.5MHz,走走停停,前面后绿灯,车停了,望着并排前行的公车,车里各色人等,都无暇顾及左右,盯着手机,听着歌,应该也有望及车外的吧。

6月的广州,雨水说来就来,城市下水管道苦不堪言,雨量稍大就堵着不下水,城市道路淹水就成了常有的事,给行车带来极大不便,给司机们多了一道饭后谈资,雨过天晴时仍然不忘拿出手机来翻阅查看手机里留存的水浸街的照片,不免发出啧啧声。

于是,我该要庆幸我改变了,改变了出行方式,不用为停车烦恼,不用为堵车烦恼,不用担心水浸街,可以在上班路上腾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我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留心观察周围,停下来思考。

从住所到公司,需要到一趟公车。太阳炙烤着站牌,让人很难安心翘首等车,总想躲开太阳,站牌后成了人们的”必争地”,车来了,冷不丁从站台后冒出一个人,站牌前与站牌后的人来了个亲密接触,偌大的站台比看得见的空间要拥挤得太多。

车内的空间也是拥挤的……我看见偏执的人在一个干净的包包上反复轻轻拍打着,看见失意的人对自己欢欣鼓舞,看见有脚伤的人站在门边,受到司机呵斥……

今天终于换了个荫凉地等车。其实有时候换个角度,得到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