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云

 

 

我的家乡在湘江边,故乡人早已与湘江水乳相融, 一方湘江水养育了我们几辈人。在我小的时候, 小孩和大人都喜欢在湘江里游泳,在我家乡不叫在湘江 里游泳,叫“泡澡”。每逢夏天,就没人在家里放 水洗澡了,晚饭后全家老小都到湘江里“泡澡”。

 

我叔叔家有条大船,他在河上卖柴油,买卖做得相当红 火。湘江水清,河底都是河沙,河上来往着大量采沙船。附近的采沙船主都会找我叔叔买柴油。

 

两年前回家,叔叔还用他的大船载我们过河。岸边绿草青葱,湘江水丰盈而安静,水面开阔得像 一面大镜 子,映衬着蓝天白云,天高了些, 水深了些。 心已回归故乡。棹动桨开,船儿驶向对岸。划船人有个巧劲,就是稍稍顺着水流方向,斜着过岸,这样可以省力。船桨划开 一道弧线,把水里的白云打散了,化作 一缕烟。

 

叔叔 手机铃响了,是有人要买柴油。挂断电话,他对我们说,这几年生意虽不见淡,但就是累。隔几天就得往河下游给采沙船送柴油去。

 

也是,湘江经过这几年过度开采,河底的出砂量已大不如前。因为出沙量减少,这些采沙船也就选择了了到出沙量更高的下游。没有机器的轰鸣声,湘江仿佛摆脱了了 工业时代喧嚣的束缚,显得静谧,却又少了份热闹。没有了早十五年前, 人人都来湘江“泡澡”的场景,如今只留留下江心迂回的漩涡。 大家都知道采沙船会把河底掏出个大窟窿,但不不知道哪儿是窟窿,唯有远离它。窟窿 比八月的浪还可怕,只会让人沉底,被它“吃”的 人,就再也没回来过。

 

落日余晖, 一轮斜阳洒在江面,染红了西头的云彩,谁还能记住:晚饭过后, 火烧云上来了了。霞光照得 小孩子的脸红红的。 大白狗变成红的了,红公鸡变成金的了……

 

我也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